小伙花8万托人上大学 念四年只是进修生(图)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9-23 20:34

  哈尔滨理工大学的王浩(化名)在2009年高考时考了447分,没有过当年的一表分数线。家人为了让他上一表专业,就花了8万元钱托人把他送进哈尔滨理工大学的一表专业学习。王浩以为自己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大二下学期,他从校方得知自己没有学籍,并一直等待为他办理入学的人帮他解决此事,这一等就等到了大学毕业。糊涂的王浩现在因为没有毕业证,一直无法工作。本月9日,学校通过调查答复,王浩当年是按照进修生被招录进去的。王浩这才知道自己是一名进修生,自己可能被骗了。

  据王浩说,他是哈尔滨理工大学电气学院电气工程及自动化(高压电方向)专业的学生。在2009年高考时考了447分,这个分数在当时能够上一些大学的二表B专业。就在他报志愿时,他的爸爸听说当地一位姓李的人能够为孩子办理到哈尔滨理工大学全国统招生一表专业,但需要8万元的“辛苦钱”。王浩的爸爸也有些不相信,经多方打听,这位姓李的人给很多孩子办过上学的事情,在当地有很高的知名度。并且李某告诉王浩的爸爸说,她能要来“校长指标”,一个人就能把事情办成,家长就不用管了。

  为了能让王浩上一个好专业,家里决定给李某8万元钱。开学前,李某为王浩的爸爸送去了王浩的哈尔滨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一家人悬着的心还是不能放下。

  2009年9月,王浩和父亲以及李某来到哈理工报到,并由李某代交了4000元学费。办理好入学手续,王浩的爸爸和李某一起把他送到寝室安顿下来,父亲悬着的心也总算落了地,儿子终于如愿走进了大学一表专业。

  王浩和爸爸都感觉李某很有能力,在哈尔滨理工大学的人脉很广,包括寝室的管理人员都认识她,见到她还热情地打招呼,并说了一句“今天又送来一个啊,听说还有一个什么时间送来啊?”

  上课、考试、选修课程……入学后的王浩与同班同学的大学生活并无两样,他还在大二时打算报考计算机专业的双学位。但王浩讲他当时却无法报名,再次找到了这个姓李的人后,就可以报名了,每周六上课,并交了两千多元的学费。

  就在王浩上到大二年级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份”有了变化。在大二下学期期中考试时,监考老师发试卷时唯独没有王浩的试卷,当时以为卷子少了,老师又在别的考场帮忙要了一份试卷让他考试。可接下来的每一科考试,都没有了王浩的试卷。

  王浩便给李某打去电话,李某让他等一等。大三上学期,他找到辅导员询问此事,辅导员表示不清楚,并让他去找教务处询问。教务处一名女工作人员答复他并没有他的学籍。王浩再次给李某打去电话,李某告诉他自己有事情,没有时间处理这个事。

  此后,老师在上课点名时,部分老师的点名册上已经没有了王浩的名字。在校园网上输入自己的学号,显示没有此用户名,也查不到自己的考试成绩。王浩一直都没能联系上李某,也一直等待李某为自己解决学籍的事情。后来,王浩的父亲听说这位李某“出事”了,已经被判了刑。

  9日上午,哈理工监察处、教务处、电气学院等部门针对此事,对王浩和他父亲进行了答复。学校答复称,该校从未录取王浩,他是以进修生身份入学。进修生没有毕业证,只能颁发进修证明。

  据哈理工监察处负责人说,学校在第四学期时发现王浩没有第三学期的考试成绩,并且他在第二学年也没有主动去交学费,按照相关规定,所以学校取消了他的临时学号,也取消了他在校园网上登陆教务管理系统的资格,自然王浩就无法登陆教务管理系统。

  记者从校方提供的王浩的“学籍异动通知单”上看到,“学籍异动通知单”是2009年9月16日出据的,明确载明他是进修生,学校各部门共有4份存档。有财务处、学院办公室和宿舍管理科的负责人签字,学工处一栏画上了叉,没有填写。通知单下面的注写着此通知单由学生将第一栏送回教务处再办理相关手续,并印有哈尔滨理工大学的公章。

  校方答复称,“学籍异动通知单”的作用是通知学校的相关部门有进修生来到本校进修学习。而王浩的入学手续都是由姓李的人办的,没有见过通知单也是情有可原,虽然标注着需由学生将通知单送到教务处,但也并没有硬性要求必须由本人送达,他人代替也是可以的。

  据校方相关负责人说,学校一般只会招收企业订单培养的人才以及教师等来到该校进修,不会轻易招收进修生。如想到学校进修需要提交口头申请,填写“学籍异动通知单”,同时将学生姓名等信息录入教务管理系统,以这种虚拟的形式作为进修生的一种身份。

  记得2009年时王浩找过学校想要进修,但学校看到他年纪太小,怕给学校的其他学生带来安全上的影响,最初并没有接收他。

  该校教务处一位姓石的工作人员回忆说,王浩当时想要来到学校进修,但当时没有接收。后来体型较胖的李某代他来办理这个事,由于有某高校工作人员通过本校职工打过招呼,最终才让王浩以进修生身份入学的。

  王浩说,他大一至大三的学费都是由为他办学的李某代交的,大四年级的学费是他本人交到教务处的。当时开具了学费收据,但并没有妥善保管,现在无法提供学费收据。而校方表示,学校的教务处没有资格收取学费。

  记者从王浩的成绩单上面看到,他的成绩只有大一年级的成绩,并且在王浩的名字后面,用括号标注着“进修”两字。其中,13门课程中有8门没有及格。

  据与王浩同寝室的孙同学说,大学四年,他都是和王浩同一个寝室,一起上课、学习,从没听说过王浩是进修生。

  而校方经过调查所了解的情况中,王浩所在的班级的一名姓刑的同学表示与他一起学习了四年。而该班级留校的班长和另外一名降级的学生却表示,知道王浩是进修生。

  而对于王浩只“交一年学费”怎么上了四年学?校方相关负责人称,王浩第一学年是在该校的东区上学,他所居住的寝室在2010年时从东区搬到了南区,所以在搬家的过程中和学生管理上可能存在疏漏的情况。

  王浩说,他高考考了447分,当时给他办入学的姓李的人答应他是统招一表,如果是进修生,那么高的分,他也不可能去上学。

  现在的王浩才知道自己只是以一名进修生的身份上了四年“大学”,虽然在他毕业前就已经找到了一份对口专业的工作,可就是因为没有毕业证,现在不能去上班。(记者 史东旭)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